金沙国际
个人资料
顽皮
顽皮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5,660
  • 关注人气: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金沙国际
正文 字体大小:

最后一舞[彼岸花开]

(2007-12-08 10:12:28)
 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    蝶舞成伤,缘生缘灭,当花香荡漾着把悲伤推象凄楚的季节。才发现自己虚妄了一生,再回眸,含笑,倾百媚之身谱写永恒的妖娆。。。。
    生命在无形中堕落,四周寂静无声,鬼影重重,飘忽闪烁,行色匆匆,我不禁悚然,难道这就是地狱,追寻自己所爱难道也是罪大恶极,想我正直豆蔻,如花般绽放的年龄啊,何以沦落至此!!!
    我叫曼珠,罗曼珠,20年前跟姐姐曼妙相继出生在了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。姐妹随双生却性格截然不同,曼妙温文而雅,品学兼优。我却是刁蛮任性,飞扬跋扈。曼妙毕业后分配到了北京的藏学研究中心工作,姑妈也给我托关系到解放军总医院上班。虽然职务只是个小小的卫生员,但是那的工作环境非常好,我被分配到了南楼的12病室.
    南楼是高干病房,军级以上的干部才可以住进来。能跟首长们亲密接触是我的荣幸啊。我的工作其实也很简单,就是给首长们打扫下病房,为不方便的首长端下饭菜。有时还负责把西院的东西送往东院,其中包括送东楼化验室的血,提起这个血字我就会不自觉的打个冷战。
    那大概是我第一次送血去东院吧,从护理站出来电梯正好停下来,我急忙赶过去,哪知道刚拖过的地板把我往前一滑,我本能的把手一扬,却没保护住那管血。一滴不剩全洒在了我衣服上。我楞在原地不知所措,过了很久才底着头回到护理站,还好那天护士长不在,跟坐班的护士一说,她也吓坏了,拉着我赶紧去病房给老首长道歉,首长人真好,还让再重新抽一管,这时首长夫人正好探视,劈头盖脸把我一顿臭骂,如果不是‘他’及时制止,恐怕我辛苦得到的工作就要失去了。
    他,沙华,首长的独生子,在那个红底黑片蓝裤白袜的年代,他无疑是走在时尚最前沿的。我知道男人是不能用美来形容的,但是沙华这种男性的美,让人震撼。他温柔中略带刚毅 热情中稍带洒脱 话语中暗含高贵。
    似有意似无意,在那次不期而遇之后,他每个探视日都会出现在南12病室,然后会找到我,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,他是北大的高才生,应该是校草级的吧。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不管怎样应该跟我没关系,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。他终究是我生命里的客。
    时间过的真快,转眼又是一个新春,警卫员去办理出院手续,首长夫人跟首长唠着嗑,沙华在首长们的娱乐室找到偷偷掉泪的我,我赶紧擦了擦眼睛,笑道眼睛进沙子了。沙华板过我的肩膀,要帮我吹沙子。我冲他妩媚的笑。他红着脸把一个手提袋交到我手上,转身跑开了.我打开手提袋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套红色的围巾和帽子,在帽子里平整的放了一个信封。
    腊月初八,北海公园门口我在焦急的张望着等待着,当沙华的身影容入视线的那一刻,我又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。溜冰场上我颤颤微微的挪着步子,起初沙华还在一旁耐心的指导,是男人的耐心有限,还是沙华太出色,或者是我本不该出现这个地方,看着溜冰场上互相追逐的身影,沙华的白色风衣如翩翩飞舞的蝴蝶.
    我不由的蹲在地上抱头痛哭。人无贵贱,我又何必自觉卑微呢。鼓足勇气象前滑去。一个不稳又摔倒在当地,我艰难的爬起来,捂着被冰茬滑破的手,继续前行。终于我可以昂起头自由的滑行了,我也想象着自己是一只蝴蝶,一直火红的蝴蝶,纷飞,纷飞~
    从来没有在外面过过春节,大年三十还要值班,真有点想爸爸妈妈和姐姐,首长们都休息了吧,我该做什么呢?外面灯火通明。爆竹声声,万家同乐,一派祥和景色,而我呢?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落寞。坐在黑暗的楼梯口,任思绪如风般飞扬,黑暗中人影闪动,那是你吗?沙华,在这个合家团聚的日子,你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,你用微笑解答了我的疑惑。拉着我的手往楼梯上一阶一阶的迈着,感受着你手掌的温度,倾听着来自我们的心跳。多希望那楼高点在高点。
    走走停停,还是到了顶楼的露天阳台。今夜的北京好美,灯火辉煌,烟花璀璨,被沙华拥着一会看左一会看右,展转迷离,如入梦竟。“曼珠,我爱你,你的美丽比这烟花更灿烂,你的笑容比这夜色更醉人。”如果这爱是火,我情愿做了那扑火的飞蛾,被你的爱烫伤被你的情吞噬。花落无声一切皆是命,如果要下地狱让我来吧.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为什么
快乐总是会擦肩
梦中的残念
谁会来平填
为什么
红尘万丈
你偏要选择
怒放在彼岸

    失眠的夜晚,独自坐在窗台上.看着城市的夜慢慢沉沦下去,点一支烟,吐出一圈圈的无奈,一直以为在头顶上有一颗星星会随着自己的哀伤而闪烁,那是否是爱的眼睛在看我晾晒寂寞,心好冷,我蜷缩着为自己取暖.眼角有些湿了.心底的疼痛一点点袭来.在这个暗夜里.伤口再一次淌血.
    曼珠,我呢喃着你的名字.陷入那深不见底的回忆......
    那一次美丽的邂逅,注定了我们今生的缠绵.甜美的梦因你而出现.炽热的情感,温暖了誓言!
    大年三十晚上之后,跟母亲做了谈判,我放弃考研,要跟曼珠结婚,母亲爆怒,我第一次跟母亲闹翻般出了那个养尊处优的家.
    跟曼珠租了一间民宅,房子随小,有曼珠在我就别无它求.曼珠活泼可爱热情洋溢,也不乏生活情调.曼珠做得一手好菜,能让人唇齿留香.曼珠点缀了我的生活,我充实了曼珠的梦.
    我们以为幸福的生活已经开始了,然而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,他们找到我时,母亲已经绝食两天,被送进医院.看着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亲娘.我跪倒在母亲床前.从此我成了一个罪人,承载着爱与哀伤游走在这个世界.
    对曼珠没有交代,只有愧疚,亲爱的,要恨就恨我吧!
    几个月的拼搏终于拿到了去往美国的签证.这张纸会断了所有的过往.苏州胡同北鲜鱼巷8号,我们的那个临时小家还在吗?忐忑不安的往里走,被一个大嫂轰了出来,原来这里已换了主人,曼珠你在哪里呀!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    思绪随寂寞奔跑,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妹妹的裙角,大片大片,火红火红的。
    曼珠平淡的诉说着她与沙华的故事,平淡的如与己无关.她说沙华不会回来了,她说她怀孕了,她说她要把孩子生下来,她说孩子要叫沙华爸爸.她说她的人生不应该有恨,她爱沙华,她可以用生命捍卫她们的爱情.
    我楞在原地,似乎被曼珠洗了脑般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,为曼珠租了一间门脸房,不几天,大街上多了一个叫`心采颍`的图片社.曼珠忙里忙外,她很适合做生意,她的热情如火如茶,她的细心也让顾客无可挑剔.
    如果生活可以这样继续或许就不在有故事.有时候我们真的无权安排自己的人生,当爸爸病重的噩耗传来,我们姐妹又一次手足无措了.朝阳医院昂贵的药费没能挽留住爸爸的生命,一个礼拜后爸爸永远离开了我们,随之而去的还有我们那日渐火红的图片社.我们相对而坐,她无语我也无言,三天后我们般到了一个房租很便宜的地方,一间小屋,四壁空空,没煤气,没暖气,我们相拥取暖,晚上小耗子在脚底窃窃私语.可能他们也冷.白天我照旧去藏学上班,晚上跟曼珠一起去酒店促销洋酒,卖出一瓶可以提五块钱,曼珠性格比我开朗,嘴巴也厉害,总能让老板们掏了腰包。而我却是小心翼翼的接近每一个人。试探性的推销自己的酒。当我发现有一双贪婪的眼睛总是注视我的时候,我厌恶的别过头去。把他递过来的名片丢进垃圾筐。就在同一天曼珠晕倒在了隔壁包间里。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曼珠,脸上没一丝血色,医生说曼珠情况非常不好,要做手术。并且需要十万块的押金,十万块,对于来说已经是个天文数字,我到哪里找钱,父亲病逝的时候已经借了很多钱了,谁还会借钱给曼珠呢?十万块,把我卖了一不够呀!曼珠,你醒过来呀!我该怎么办?
    酒店里依旧灯火阑珊,客人们都在交杯换盏,没有人注意我正从一个垃圾筐里翻出一张名片。
    从林老板的办公楼下来,手里握着他给的十万块的支票,任由他搂着,放肆的在我脸上吻着,摩擦着,脸上不敢有一丝厌恶。林老板得意去开车门,就在这时一个穿白色风衣的男人,嘴里喊着曼珠的名字,拽着我就跑,等我回过神来,他已经把我拽上了一辆出租车。在后坐上他使劲抱着我呢喃着曼珠的名字,“停车”我愤怒的挣脱他的怀抱,使劲叫喊。如果我不回去林老板会废了那张支票。我踉跄着下了出租车,林老板的车已经尾随而来,“上车吧,救人要紧。”
    “医生,我有钱了,我可以给妹妹办手续了,医生,医生!”
    房间里出奇的安静,医生,护士都眼圈红红的。病床上的白色床单从头到脚盖在曼珠身上。床下隐约着曼珠到红的裙摆。飘着~飘着~  
    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,曼珠不停的奔跑,我一直喊一直喊,...下雨了....温热的雨水一滴一滴的打在我脸上。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一直追着我的那个男人,抱着我跪在曼珠床前泪流满面,我才知道他就是沙华,我挣扎着站起来,好怕一个不小心又会晕倒。撩开盖在妹妹身上的白色床单,看着她有些平坦了的小腹,“孩子呢?”一旁的护士说孩子因为不足月,体质比较弱,要放暖箱里养段时间。
    一个月以后,孩子做了全身检查,顺利出院,我们才带着曼珠的骨灰回老家入土为安。看着沙华抱着只有三斤来重的孩子跪在曼珠坟前,我的心又不知道碎了多少瓣.....
    时光啊~它永远是一条趟不过的河,如果我们心中还有怨还有恨,就让它们都化做绵绵不绝的爱,缓缓流淌吧~

播放全屏播放   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前一篇:版头
后一篇:朝阳庙会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< 前一篇版头
    后一篇 >朝阳庙会
      

    金沙国际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