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国际
个人资料
荒湖
荒湖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5,884
  • 关注人气:16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金沙国际
标签:

转载

必须为小说申辩,正如我们不得不为诗申辩。问题不在这个时代的小说或诗写得好不好,问题在于,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一种力量正在大行其道,依据这种力量对世界的规划,一切深奥的、复杂的、微妙的、看上去“无用”的没有现实紧迫性的事物,一切令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原文 ┆ 收藏 
(2014-07-05 14:34)
标签:

荒湖随笔

历史文化

磁湖

分类: 随笔

    在黄石,磁湖已然成为一个存在。然而,在不同人的眼里,磁湖的意义可能是不尽相同的。

    对于那些环保志愿者来说,磁湖可能就是一道随时出现的排污口,是某个角落里夜间散发出的臭味,是某年某月陡然浮出水面的死鱼;对于那些曾在湖边生活过的女人,磁湖可能只是一口浆衣洗裳的水塘,是此起彼伏的捣衣声,是家长里短和冒着炊烟的村庄;对于谈着恋爱的年轻人,磁湖或许就是一条弯曲的路段,一个躺在水里永不醒来的美人,一个拍摄婚纱照的好地方,或者是一番可以让心熔化的甜言蜜语,是湖边草坡上留下的人形印迹。对于那些热爱运动的人,磁湖可能就是一组延年益寿的愿想,是傍晚时分慢走骑行的脚步,是一部排毒除汗的绿色机器。而对于商人来说,磁湖却只是一片能够带来钞票的水泊,一块得天独厚的福地。

    然而,对于我,磁湖却是一串倒影,一组连接历史与未来的水下影像。

    是的,每次在磁湖倒走或漫步,我多愁善感的心田就会泛起涟漪,我会想起我们这个城市的历史,想起她的前世今生。我最先想到的,当然还是那帮挖矿的祖先,那伙被地方志说烂了的汉子。当年他们光着膀子站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小说集后记

创作谈

分类: 随笔

 

四年前,我的第一部小说集《半个世界》出版。收入那部集子的八篇小说,创作和发表于2001年至2009年,写的全是一个村子的事,那个村子叫土村。

土村的男人外出务工去了,丢下女人、老人和孩子。土村的房子垮塌了,田地荒芜了,水土污染了,山河破败了,人畜病亡了……土村不像原来的土村,土村成了一个陌生、残缺、破败的世界,是半个世界。

现在,我的第二部小说集《无缝对接》出版了。收入这部集子的七部小说,创作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3-11-05 15:33)
标签:

荒湖诗歌爱情

文化

分类: 诗歌

我想成为一株翠柳

根植在你的腰部

然后呼唤风

我会摆动

眼睛盯着水面

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3-10-27 09:59)
标签:

创作谈荒湖

文化

分类: 随笔

人的一生中,因为角色的原因,总有一些责任要尽到,总有一些任务要完成。比如,作为父母,你要哺育儿女;比如,作为儿女,你得赡养老人;比如作为官员,你得造福一方。

可是,人的一生中,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,总有一些责任无法尽到,总有一些任务无法完成。比如,作为父母,你可能没有很好地哺育儿女;比如,作为儿女,你没有认真地赡养老人;比如作为官员,你不仅没有造福一方,反而贻害一方,落下骂名。

因为没有尽到责任,因为没有完成任务,到了一定的时候,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3-10-09 09:59)
标签:

人生回忆情感

文化

分类: 诗歌

我在磁湖漫步

爱人就在身旁

落叶铺满小径

恍惚身在异乡

 

夕阳就在湖水里

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3-08-15 11:59)
标签:

父亲、过往、粮食

分类: 散文

父亲是爱惜粮食的。

小时候,我曾亲眼瞧见他,一边咬着舌头,一边骂着粗枝大叶的母亲,一边拾捡着路上的米粒。那些米粒是用新谷刚刚脱粒碾压出来的,母亲不慎将它撒在了路上。其实撒落得也不多,不过百把几十颗而已,它们零零星星地撒落在路面或者草丛里。父亲放工回来,一眼发现了米粒。虽说米粒上没有任何标记能够证明它们来自我们家的箩筐,但父亲却能够准确无误地判断出这一定是我母亲的失误。在粮食问题上,父亲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第六感官。回到家里,他当然会将母亲痛骂一顿,随后一边嘀咕着,一边咬着舌头,一边将米粒从口袋里翻出来,小心地倒入碗里。

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中国乡村丧事祭母

文化

分类: 随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悲声难挽流云住,哭音相随野鹤飞;鹃啼五夜凄风冷,鹤唳三更苦更寒。此时此刻,北风呼啸,万物凋零,我等姐弟七人,跪伏泥土,头撞大地,祭奠生我养我的母亲,祭奠刚刚还是一具肉身,转眼却成了一捧骨灰的母亲。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创作谈

中国乡村

文学

分类: 随笔

大约七、八年以前,我突然停止了工厂题材的写作,将目光投向一度远离的乡土。这里的乡土,显然不仅仅是指我的出生地或者故乡,它应该还指向我见过听过和想过的中国当下更广阔的乡村现实。

发生这种写作上的转身行为,最初的动因可能还是因为我出生于乡村,有着难以化解的乡村情结和乡土记忆,乡村社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生的变化让我深感惊异。文学似乎生于惊异,感于陌生,然后引发思考,找出所谓的普遍性和典型性。进入新世纪以来,在城市化和工业化背景的双轮驱动下,乡村社会发生了亘古未有的巨变。从人口结构来说,年轻人进城务工,留下老人、妇女和儿童,劳动力缺失和人口结构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荒湖随笔

费杰成

杂谈

分类: 随笔

明清两朝,位于鄂东南的大冶、阳新、通山等县,曾经隶属于一个叫兴国州的地方。这个相当于地级市的行政官署所在地,就是如今的阳新县兴国镇。

兴国州历史悠久、人杰地灵,由于地处吴头楚尾、两头边缘,长期以来,无论是楚文化的研究者,还是吴越文化的研究者,却极少给这片跨域之地投注过关切的目光,兴国州民俗文化长期是民俗理论界研究的肓区。

直到上个世纪中后期,一个名叫费杰成的阳新人,以其艰辛的田野考察和卓越的劳动成果,才填补了这项民俗文化研究的空白。由他撰写的数百万字涉及兴国州民俗文化的理论专著,让我看到了一个出身草根的民俗学家的志向和身影。

出生于贫苦农家的费杰成,最终走上民俗文化研究的道路,可能既有偶然的感性成分,也有符合逻辑的理性因素。所谓感性成分,就是他有一颗对美和艺术极度敏感的心灵,那些发生在田野和民间的说唱行为,那些五花八门、各式各样的民风民俗,总是能够打动他的心肠,牵住他的目光,留住他的脚步;所谓理性因素,可能因为他曾经两度赴湖北艺术学院深造,提升了他对民俗文化的理解与认知。他一直认为,大地生长五谷,也生长文化,民间文化是一切文化之母。把生命交给兴国州这块古老的土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作者简介

荒湖,男,湖北大冶人。以小说创作为主,偶尔写诗。已出版小说集《半个世界》、《无缝对接》等。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作家协会理事,湖北文学院签约作家,黄石市作家协会副。

◎欢迎链接、评论、留言。本博诗文若选载,请与本人

hbzxf168@sina.com

金沙国际 版权所有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